首页
首页 - 我的交友 - 缘份搜索 - 心情日记 - 影集 - 论坛
邮件  使用帮助
一道彩虹
注册时间: 2015-05-06
最后登录: 2017-01-21
被设为好友数: 67
给他发邮件
与他即时聊天
送礼物给他
加他为好友
加为黑名单
基本信息 深入了解 他的影集 他的日记 他发表的主题/回复
划骨之痛(八)
时间:2017-01-06 Friday   心情:心情舒畅   天气:晴   浏览 4850 次   得分: 0 分
作者: 一道彩虹 [举报此日记] [我要签写日记]

十二月二十九日早上六点多,燕儿跟雪儿,带着彩云、香儿、月儿、小芸、丽文来换班~
我说,各位大小姐早上好!

燕儿看了一眼尿袋后说,当家的真乖都没下床~
我说,琴儿给我听了歌,几个陪我聊天到半夜一点多,就这样忘记了要下来吸烟的事~
雪儿说,看在听话的份上,丽文去请护士来拔掉尿管~
我说,肚子好饿!从半夜饿到现在~
彩云说,肚子饿了是吧?等摆好饭菜,我再帮你喂饭!
我说,早上吃什幺?
香儿说,有小姐做的蒸蛋、煲了中药鸡汤、烫菠菜、蒜苗炒里肌,还有地瓜饭~
我说,吃那么好啊!
燕儿说,那就要多吃一点~
彩云说,夫君先喝一碗鸡汤暖暖身子~
彩云喂了我一匙汤,我说,这鸡汤怎幺有酒?
燕儿生气的说,酒...是谁擅做主张加进去的?
丽文说,中药鸡汤不是都会加一点酒吗?
琴儿说,当家的手这样是不能吃到酒的~
我说,鸡汤就留给妳们喝,我吃饭菜就可以!明月过来一下~
月儿说,夫君忽然间这样叫我的名字还真有点不大习惯!
我说,明月、月儿,妳们大家觉得哪一个好听?
琴儿说,都好听!
雪儿说,我老爸替我取「亦雪」这名字,都没有四妹的名字好听!
燕儿说,我家那老子也很奇怪,哪个不取,取了个「慈燕」~
月儿说,三姐「慈燕」这名字蛮好的呀!
我说,懒猫以后就喊妳的名字「明月」~
月儿说,夫君喜欢就好,明月没意见!
琴儿说,「明月千里寄相思」,真好听!
我说,雯儿这两日就会跟爹一起来~
人来后,妳们姐妹俩不要每天拌嘴~
月儿说,不是已经说好不让她过来?
燕儿说,如今手也没了、也没什幺祸可以让她闯~
琴儿说,我会看好她的!
柳虹说,我也会帮忙看的~
我汗滴滴的说,妳们可不要一起干坏事就好~
月儿说,有我在,雯儿搞不出什么名堂!
我说,小妹其实很乖巧,有必要把她说成这样吗?
柳虹说,小美女本来就很乖~她只是依赖性比较重!
琴儿说,年纪还小嘛!我们这些姐姐就多让她呀~
燕儿说,我们走后,四妹要记得把人管好~
我说,不会有事的!没必要搞得人心惶惶!
大家都很认真在照顾我,好坏我都看在眼里~
有一件事要拜讬燕儿,回深圳后可以送我一对女戒指吗?
燕儿说,到时候当家的就跟琴儿拿,再报我的帐就行!
雪儿说,女对戒是要给谁的?
我说,是要给小慧的!
等爹来,我还要让爹收小慧做女儿~
燕儿说,你高兴就好!
雪儿说,我有意见!因为你没有得到我这个元配的同意!
我说,妳生完就要回广州帮忙家里的事业,也没有办法时时刻刻都在我的身边照顾我~
说难听一点,我现在只是一个废人~
我连自己繫在裤子上的皮带都没办法繫好,更别提做其他的事!
小慧说,请二小姐给小慧一个赎罪的机会,小慧从不敢奢想那些名份~
小慧要的其实很简单,有一个属于自己遮风避雨的家,替懒猫生几只小猫,照顾着小猫~
每天帮懒猫做饭洗衣,因为是小慧这辈子亏欠他的~
至于那些名、利、钱、财,小慧一点都不希罕那些身外物~
小慧的月钱虽然只有四千,省吃俭用点,还是可以将小猫给带大~
求二小姐就成全小慧!

月儿说,看小慧那挂在颈上的项鍊,想必跟夫君已有夫妻之实~
二姐就成全小慧的心愿!
彩云说,小慧人不错的!如果二小姐不答应这事,小慧要怎幺办?
燕儿说,回大宅里,当家的生活起居就全交给小慧负责~
琴儿说,燕儿都这样说了,雪儿还有意见吗?
柳虹说,生米都已成熟饭,我说的对不对?
雪儿叹了一口气说,算了!人要给我照顾好就行~
小慧说,谢谢二小姐、三小姐的成全~
我说,倒是妳们两个身怀六甲,回去后不可以开着车四处乱跑!

七点多,三个医师带着两个护士要来换左手的药~
拆开纱布后,懒猫汗滴滴的看着没有掌的左手~
我故意说,切截处怎幺缝的那么难看?以后要怎幺出去见人!

医师听完也汗滴滴的说,将来它会慢慢自己长肉填满~

雪儿说,可以再追加病人的吗啡剂量吗?
一个医师说,现在已经是最高剂量,不能再增加~

雪儿说,可是病人的手很痛,请问要怎幺解决这问题?

另一个医师说,病人如果很痛,我们会对病人投镇静剂、让病人睡着~

燕儿听完生气的说,怎幺可以让病人一直睡?
没吃下营养东西,伤口哪有可能会好的快?

医师说,病人现在的症状是属于短暂型神精失调~
因为大脑还是一直处在截切前的状态下,又加上切掌的双重疼痛~
约一个星期,疼痛就会自己慢慢降下~

另一个医师说,很多做过截肢手术患者都会有类似的情况发生~
有些过了一年、甚至一生,截切处早已不存在的手或脚,常常半夜还会痛到醒来!
那是脑部还残留着过去的记忆与痛楚~

又另一个医师说,目前在欧美就有很多活生生的例子~
有些患者明明已切了腿好几年,但是患者本身,无论是白天或晚上,分分秒秒还是感受的到不存在于身体上的腿在痛~

琴儿说,你们做医师的可不要随便乱吓人!

雪儿说,谁有办法每天过那种生活?

医师说,很多重症病患因意外、车祸送到医院时都是呈现休克状态,这类患着的手术后遗症通常会比较高!

另一个医师说,七天后,我们会开始慢慢减少吗啡的剂量~
重点是,家属要有耐心陪伴病人,让病人时时刻刻都能保持心情愉快,后遗症自然可以降到最低~

一个护士拿出文件给燕儿说,这里有病人的重大伤病卡,还有医院开的证明文件,可以跟病人的保险公司申请理赔~

送走医师后,雪儿说,我暂时不想回去深圳~
燕儿说,原以为等伤口好了就没事,我也不想回去~
雪儿说,当家的现在最想做的是什么?
我说,待会妳们回程路上可以先去大买家帮我买一组小床头CD音响来这里听蔡幸娟的歌吗?
然后...菜要煮好吃一些!

燕儿说,意思是...我跟雪儿做的菜都不好吃?
雪儿说,那就交给小慧做饭~
我说,妳们都不大会改变菜色!
中午请帮我蒸一锅芥菜心汤,这汤是我从小到现在最喜欢拌饭吃的汤!
燕儿说,那东西我跟雪儿又不会弄~
小慧说,懒猫说的芥菜心,是不是皮很难削那种芥菜的长心?
削完后要切薄片段状,蒸的时候里面会加几颗小鸟蛋、金针菇、几朵乾香菇、蛤仔、两三块小排骨下去一起蒸?
我说,就是这道汤!
小慧说,可是懒猫现在不能吃到那些菇~
我汗滴滴的说,那就改吃芥菜汤!
早上妳们去市场时,帮我剁一只鹹水母鸡,不加香油也不加胡椒盐,再跟他们买五十块的肉汤~
另外再买三棵大芥菜,回家洗干净后用滚水川烫后,放在冷水中~
煮的时侯,先把烫过的芥菜放到锅子里,再把肉汤倒进去加水一起煮,就是我要的芥菜汤~
雪儿说,这不是过年时都会煮的长寿菜?
小慧说,原来懒猫那么喜欢吃芥菜!
我说,芥菜汤在台湾又名长年菜,他可是除夕、元宵夜的主角~
燕儿说,小慧会煮这汤吗?
小慧说,小慧会做!
雪儿说,今天就吃这两样菜吗?
我说,不是今天而已,是每天都要吃这汤拌饭加鸡肉~
直到芥菜生长期结束!
燕儿说,鸡肉也加到汤里一起煮吗?
我说,鸡肉是要用来另外沾酱油吃的!
所以,煮芥菜时妳们可以一次煮多一些,等凉后放到冰箱里~
下一餐要吃时,再舀一些出来另外加热就行~
燕儿说,吃的,真的就这么简单吗?
小慧说,懒猫知道芥菜切过淹渍后可以拿来炒吗?
我说,雪里红啊!也可以整株晒乾让它变成梅干菜,可以拿来滷猪肉很香~
小慧说,晚上小慧就炒一盘不加辣的芥菜给懒猫解解馋!
我汗滴滴的说,懒猫忽然想起一件大事~
家里左边冰箱冷冻库里的梅干菜、萝蔔乾都还在吧?
雪儿说,当然在!本来要丢的,lanty说老板有交代过,所有的东西都可以丢,就是那两包不能丢,说是阿妈亲手做的!
我说,幸亏还在!
小慧回去就拿一些梅干菜出来用水泡~
泡软后洗干净,加一些猪绞肉下去,就跟我们在调水饺的馅料一样~
调好后用手轻捏出跟狮子头一样的圆度大小~
再放进去五、六颗拍碎的蒜头,锅子里的汤比例是一半水、一半酱油,汤的深度大约是肉丸子的一半~
最后放到大同电锅蒸熟,外锅要放一碗水~
完成后就是梅干菜饺肉丸子!
今天就先做这肉丸子,再给我一盘烫高丽菜当晚餐~
芥菜早上妳们可以买回来先处理好~

琴儿说,我又不吃肥猪肉!
雪儿说,除了当家的,从中午起大家都改吃饭盒,还是打合菜吃也行!
我说,饭盒难吃的要命!怎幺可以让她们长期吃那东西?
小慧说,回去先让我补眠三小时,下午起就让小慧做饭给大家吃!
燕儿说,不行!妳整晚没睡!晚上还要顾病人~
雪儿说,不如这样好了,从现在起就让小慧负责吃的,由丽文来填小慧的缺~
小慧说,小慧每晚还是希望能来陪懒猫~
如果晚上想睡,我可以在沙发椅上睡~
我说,还有一件事要跟燕儿提一下~
上次在这里时,妳不是有答应彩云她们四个要买新衣鞋给她们几个?
如今兰儿怀孕没有过来就不算她的份,冰儿、彩云、香儿的衣要记得带她们去买~
燕儿说,晚上我就会带她们三个去~
彩云说,这件事我都忘了!
香儿说,我可以不要买吗?因为今年冬天很暖和~
如果小姐要买新衣鞋给我,可以等过年前再带我去买吗?
冰儿说,冰儿需要那些新衣跟新鞋,麻烦小姐晚上带我跟彩云去挑选~
我说,妳们三个都去买,天气是说不准的!
年前也应该回到深圳了,我会吩咐妳们大夫人,大年初一早上家里所有人都要穿新衣鞋,年前会再让大家买一次新衣跟鞋!
我说,吃也吃饱,该回去的就回去休息~
小慧说,懒猫要记得等小慧,晚上来再帮懒猫喂饭、洗澡!

雪儿她们走后,我要彩云帮我滑平板看一下新闻~
我看到了一则很有趣的新闻,有彰化民众号招网友,一月一日早上十点要在彰化升起五星旗!
彩云疑惑说,真的可以吗?
我说,为什么不行?我也可以这么做!难道台湾不是中国的一个省份吗?
以前的烟酒公卖局是称为台湾省烟酒公卖局,也有台湾省政府~
现在的人民谁还管那些绿虫,其实很多人非常支持两岸和平统一~
因为台湾现在已经是一座鬼岛,杀人放火也不用判死刑,更别提其他~
月儿说,住我们楼下的邻居也是这样说,说台湾已经快要住不下去,赚的钱都不够花又很乱~
我说,应该说是民不聊生!祖国统一是早晚的事!
这阵子的菜有比较便宜吗?
彩云说,菜有比上次便宜,那些肉啊、鱼啊!还是那么贵!水果竟然比鱼肉还贵!
我说,一个政府如果连最基本的民生物价都无法掌控,谁还会要这种无能的政府?
月儿说,台湾的东西实在太贵了,比香港的还贵!
我说,人民平均所得又不高,放纵那些生意人恶意哄抬物价~
如果让我们北京当局来领导台湾,看谁还敢乱哄抬物价?抓到后直接就拖出去枪毙,看你还敢不敢人为蓄意!
香儿说,还是我们内地生意人老老实实的好!
我说,那是因为我们北京当局领导有方,大家都要感谢北京领导人~
彩云说,这阵子看电视新闻台,台湾真的很垮张,那些管政治的每天只会在那边吵来吵去~
我说,很多网友都说,新上任的「空心菜」和那些绿虫,没能力管理,迟早会将台湾带向毁灭之路~
月儿说,内乱吗?
我说,两岸交流本来做的不错!
之前的马英九原则就是维持两岸一中的架构~
可那些绿营,明的、暗的一直想要搞台独~
永远幻想着会有美国佬、小日本帮他们~
可咱们北京当局哪有可能放任台湾出走?
也有网友说,如果两岸最后不幸发生战事,彰化以南地区砲要重重的打,因为那边绿虫实在太多了!
台中以北跟东部地区的民众都是偏「蓝」的居多~
彩云说,那你也是偏蓝的啰!
我说,我是偏北京当局~
月儿说,夫君的意思是,将来也要加入我们「中国共产党」?
我说,那当然!就跟爹一样!
等我处理好这边的房产后,我就会加入我们的中国国藉,再申请入党~
永远效忠我们北京当局!
除了台湾,我也要抛弃英籍国藉~
月儿说,听爹说,二、三姐也是党员同志~
我说,在东莞家里的欣宜也是~
等我正式入中国藉后,我会请爹当我的推荐人,正式提出书面申请书通过后,再去党校培训~
之前爹是这样跟我这样说~
月儿说,未来想当干部吗?
我说,那要看培训后的结果,也要看党对我的认同,还有个人对党的贡献度~
月儿说,听夫君这样说,月儿感到很高兴!
我说,懒猫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日本人,还有什么烂满清~
满清在光绪二十一年把台湾割让给日本,让日本人蹂躏了台湾五十年~
这当中自然也包括了我的祖先!
而我们内地当时不也是兵慌马乱?
过没几年,日本不也是从朝鲜大举入侵我华北地区吗?
要不是有当时八路军保家卫国的付出,凭老蒋那套思想,中国早就亡国了~
所以,真正救我们中国的,是中国共产党,还有那些先贤烈士!
月儿说,那些日本人真的很可恶!财要、色也要!
彩云说,所以我们中国人要团结~
不想再看到过去的事发生,只有让自己的国家更强大,看他几个日本,还怕他不成!
我说,我们中国现在可是全球数一数二的强国,连老美都不敢轻忽我们中国~
老美最擅长的就是利用国与国之间,来保障自身利益~
台湾地理位置在太平洋上,占有很高的军事战略价值~
美国佬深知这一重要性,决不会妥协我们中国北京~
彩云说,原来台湾只是一颗棋子呀!
我说,我刚刚已经说过了,中国现在已经是很强的军事国家,就凭那些美国佬!
从以前的越战、韩战到中东,现在美国境内反战的声浪是不再战~
「欧猪」国,又有哪一个国家会想去加入美国、进而跟他们结盟?
彩云说,家乡里的老佬佬也是中日战争的受害人~
那种尸横遍也、房子也被烧了、失去了亲人的那种痛,是我们没有办法体会~
我说,懒猫的亲曾祖母在东北抗日时期也干过医护!曾祖父当时是少尉军官~
后来曾祖父战死沙场,就带着我的祖父到福建,几经波折而来到了台湾,来到台湾后没几年又经过了国民党整肃!
所以懒猫这辈子最恨的就是日本人!
小芸说,原来是这样啊!
丽文说,那已经是离我们很遥远的事~
香儿说,那...南京大屠杀又要找谁报这个仇?
我说,总有一天那些日本人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彩云说,夫君就不要想太多了!
这事,我们北京领导,总有一天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
香儿说,夫君说的没错,会一报还一报!

小芸说,家里的钢琴要怎幺办?
香儿说,是呀!家里都没有人会弹琴了~
我说,妳们小姐会一点,回去后教了她,可以负责钢琴伴奏部份来取代我的左手,钢琴在弹换音键部份,右手是比左手来的多的多~
彩云说,可是小姐弹的琴不怎样~
香儿说,意思是,一台琴两人弹一首曲子?
我说,那就要靠默契!
弹钢琴是要下苦心去练,要练到眼睛闭着随便一个音符你手一按就能很准确按到曲子上所需要的音腱~
除了精准以外,也要看的懂乐谱上那些升一拍、绛一拍、还有音键的长短~
一首曲子如果练的好,是不需要靠乐普弹曲子~
香儿说,会弹琴的人是不是只要看乐普就能弹每一首曲子?
我说,原则上是的!但是最好能多弹练几次~
弹新的曲子就跟我们开车,开没开过的路一样,开个几次就能熟悉路况~
小芸说,前阵子我们几个在东莞家里弹那台琴,弹不到三天大家就放弃了!
我说,为什么要放弃?
小芸说,因为我们连C大调的「DO」键都记不住!
我哈哈大笑说,连「DO」键都记不起来,看着乐普就想弹琴,妳们是「贝多芬」的徒弟吗?
小芸说,那么多的琴键谁记得起来?
我说,弹古典乐,燕儿可能没办法当我的左手,如果弹的是一些老歌,就简单许多!
运那些音响回大宅时也顺便把琴给运了~
我再来写一些蔡幸娟怀念老歌的钢琴曲子弹个够!
月儿说,夫君也会写曲子?
我说,边哼歌边画五线普上的「豆牙菜」音符~
钢琴左手伴奏部份是可以自己填上去!
小芸说,那台琴不是红玉姐生前最喜欢的琴,搬回大宅好吗?
我说,那就另外买一台同型号新琴~
雯儿一定会很高兴!
彩云说,该不会琴买了,成天被五小姐霸着不放?
月儿说,琴,会不会被雯儿给弄坏?
我说,钢琴不怕被弹,只怕没人弹~
越老的琴音越好!
丽文说,可以麻烦当家的一件事吗?
过两天雯儿过来时,我可以不要跟她同一个时段吗?
我说,雪儿离开前不是有说过,要让妳来补小慧的位子?
而且雯儿来也都是白天,晚上雪儿她们回去时,雯儿就要跟她们一起回去~
月儿说,真不好意思!雯儿就像长不大的小女生,净给大家添麻烦了~
我会好好约束她的行为~

中午近十二点雪儿她们送饭来后,懒猫不可置信地闻到了芥菜汤的清香~
lanty还帮忙提着我要的小床头CD音响~
雪儿说,中午的菜是小慧做的,那丫头对当家的还真有心!
燕儿说,这两张CD是琴儿烧给你的,说是你最喜欢听的曲子~

彩云帮我喂着饭,我吃到了芥菜汤里还加了许多鸡心、鸡肝、鸡腱,说有多好吃就有多好吃!
彩云边吃边帮我喂饭也说,小慧的手真巧,做的菜这么好吃~
月儿说,我是第一次吃到这种汤,拌饭果然好吃~
雪儿说,你们别只顾着汤拌饭,其他的菜也要吃一些!
香儿说,吃到芥菜汤就忍不住一口接一口想把饭吞下肚~
燕儿说,蛋、鱼膘炒蒜苗、炒绿花菜也是小慧做的,只有盐水鸡肉是买的~
雪儿说,那半熟的煎蛋一个人一颗,当家的两颗~

我说,还有白饭吗?
彩云汗滴滴的说,没白饭了!
燕儿说,菜都没吃,白饭就没了,晚上再多煮一些白饭~
我说,我只不过吃了三碗就没了?彩云妳吃几碗?
彩云说,我也吃三碗~
香儿说,我也是吃三碗白饭~
月儿说,我这碗吃完也是三碗~
小芸说,我吃了两碗~
丽文说,没白饭吃就多吃一些菜,菜都没吃~
我说,妳们两个是吃饱才过来的吗?
燕儿说,我跟雪儿、lanty都是吃过饭才过来~
我说,原来妳们是吃饱才过来~
雪儿说,在家我跟燕儿每人吃一支鸡腿,燕儿也是吃三碗饭~
我说,市场的芥菜怎幺卖?
燕儿说,一斤二十,早上买了八棵芥菜~
雪儿说,彩云帮当家的挑鸡骨头~
我说,晚上要多煮一点白饭过来~
燕儿说,会用电子锅跟万用锅煮两锅白饭过来~
我说,早上小慧回去都没有休息吗?
雪儿说,没有!
燕儿说,那丫头就是这么贴心!左一句懒猫、右一句也是懒猫!
有小慧这种妹妹其实也真不错!
雪儿说,当家的这次又看对了人~
像燕儿说的,有小慧来当妹妹真是福呀!
燕儿说,回大宅,我想把林婶遣走,留二林婶,伙房就交给小慧打理~
我说,不行!第一、遣走了林婶妳要她去哪里?
第二,小慧是懒猫的人,没有我的允许,谁都没有权力去叫她干其他的活!
燕儿说,这件事就当我没提起过!
我说,早上买的那组床头CD音响买了多少钱?
雪儿说,8499块~
我说,就摆在病床边的矮柜子上面~

雪儿插了电放了CD进去,开始了第一首曲子的播放「别再伤心了,好吗」~

大家听着歌,吃着酸到不行的小蕃茄!
燕儿她们回去后,我要彩云跟香儿把那四包麻烦的点滴袋全挂在活动式点滴架上~
开着南、北向的窗后,推着点滴架我慢慢走到了南边窗边吸着烟~
连续吸了三支烟后,我坐在病房内沙发上,我说,爹他们到底什幺时侯才会来?
月儿说,晚一点我再打电话回香港问他老人家~
彩云说,夫君八成在想五小姐~
我说,很多天没看到她了,娘现在又回家了,小妹应该很不快乐!
月儿说,有什么不快乐的?只要她自己不乱闯祸,没有人会罚她的~
我说,月儿,请帮我拨电话给娘,接通后按扩音的~

电话接通后,我说,女婿打电话给娘请安~
娘说,这...手伤的这么重,养伤要紧,等伤好了,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聊呀!
我说,近日燕儿还有打电话给娘吗?
娘说,燕儿那丫头到现在还只愿意喊我姨母~
我说,请娘放心!女婿会再多多劝她,慢慢来~
娘说,如果没有女婿从中努力,慢慢化开燕儿的心结,才能让我回到大宅里,真是功不可没!
我说,娘也辛辛苦苦的把燕儿拉拔长大,一代又一代!现在也该是燕儿反哺之时~
娘说,女婿做的很好,你的好,我跟你爹都会永远记在心里~
我说,为人尽孝乃天经地义,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没什么的!

说完电话后,我汗滴滴的说,妳们怎幺都没有人主动跟娘问安?
彩云说,老夫人可没那么好说话,我只是一个大姨娘,要是她问东问西,我又说错了什幺话,彩云回去还想过日子!
香儿说,我的想法跟彩云一样!
我说,月儿呢?
月儿说,我没有什幺特别的想法!我只是很专心在听你们说些什么!
我说,娘虽然回来了,但是她已经不管任何事情~
彩云说,老夫人做事一板一眼,跟小姐的行事作风完全不一样,在她的眼里只有对与错,没任何情份可言~
香儿说,以前那些老妈妈在宅子里数十年,老夫人一个不顺心的,就全部将她们给遣走,我们不想跟那些老妈妈一样!
我说,那我请问妳们,桃夫人事件后,家是谁在管着的?
香儿说,当然是二小姐跟我们小姐~
我说,意思是大夫人那位子只是放好看的?
香儿说,香儿不是那意思!夫君这样说,回去会害了香儿~
我说,妳们都搞错了!家里大小事的最终决定权是在懒猫的手上~
月儿说,大家私下在这里讨论也就算了,回去后,说话还是要小心点!
别忘记了爹也会回去!
我说,月儿不是跟爹走的最近吗?怎幺也会开始担心起来了呢?
是不是妳有遇到什么问题?
月儿说,现在连兰儿都有孕,雯儿也快要当娘,只有我这个做姐姐的一点都没有消息~
我说,就因为这样,所以妳的内心不平衡?
别忘了也是妳提议要让雯儿先有小孩~
当初妳已选择了从商这条路,也就是说妳会比大家更辛苦,也会失去一些平常人应有的小幸褔~
月儿说,可是我并没有后悔选择接管爹的事业,只是内心有些失落感而已~
我说,咱们家除了爹娘以外,妳是最富有的一个,凡事有失必有得~
想怀孕还不简单,我会很努力让妳达成心愿~
月儿红着脸说,夫君可以小声说吗?
我说,这种事有什么好害躁?
天底下万物,不就是为了繁衍下一代而存在的吗?
这就是「生物进化论」!
简体 | 繁体 | Wap | 免责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安全交友指南 | 投诉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设成首页 | 向好友推荐本站
目前在线:833人 | 中国交友网管理员: [jiaoyou] [admin]
Copyright©2004-2016; 中国交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 070009号 海淀公安局备案号:11010802020319